Nonsense.

=阿澜。
随缘更新,永远不知道下一篇会是什么。

【巨茹】desire

今年北京的第一场雪下在四月,来得太突然,太猝不及防,带着干冷的骤起的凛凛的风。黄恩茹走在校园里,偶然踩到的枯枝败叶发出咔啦的嘶哑声响,让她原本就有些不太安静的心更加扰乱。愈加异常的气候带来突变的天,这让有那么一点传统的黄恩茹有那么一点不安。大雪纷纷扬扬,仿佛要掩盖什么似的寂静地下,慢慢覆盖同样缄默的灰色大地。

她走进教学楼前拍了拍肩上的雪,刚刚喘了口气,紧接着却是另一只手不知轻重地拍上她的后背。她下意识地气愤地喊:

“陈倩楠!”

来人顶着一张笑嘻嘻的脸,说:“学姐早上好啊!”音色清亮,爽快如白刃劈雪。黄恩茹心里那种没来由的慌乱被她这么一打断,竟然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吐了口气,声音也缓和...

【粤闽】前夜

※嘉靖朝事,然时间线混乱,细节基本捏造。

粤匆匆进了书房,走路生风。闽搁下手里的《朱子语类》,问:“怎么这么匆忙?也没跟底下人说一声就来。”

“容不得我不匆忙了。”粤站定了擦一把汗,看他正在读理学那点陈腐的玩意,忍不住笑。“你还看这个?”

“看,怎么不看,我还有不看的东西么。现下各处大讲心学,倒让我想重新看看朱子之言。倒是你,有事就说,还有时间笑我?”

粤敛起笑容,显出一点忧色:“圣上懿旨,要福建广东各进龙涎。”

“……这时点,叫我哪去给他找香来?又要修玄祭天?”闽的脸色不太好看。粤说:“所以我才说时间紧迫。我那里方才到一批货,尚未售出,但以进贡而言,恐怕还是不够……就来和你商量一下...

【菊耀】想君应不为花迷

※不是国拟

“……啊。”

茶梗立起来了。

那么,今天或许会有好事情发生呢。本田菊毫不自觉地露出了些许笑容。他拿起温热的玄色茶杯,闲适地眺望生机盎然的庭院。今天也是个好天气,天像水洗那样澄澈,几缕薄云牵挂在碧空之上,如同心底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混沌情绪。有白鸟展翅飞过,乘着飒飒风声,留一道清隽的影,很快一切又都归于沉寂。菊抿一口茶,在檐廊上坐下。

樱在他泡上第二泡茶的时候脚步轻快地走进来。菊替她拂去肩上不知穿过哪个树丛才惹上的绿叶,等她解释脸上捉弄他似的愉快笑容。

“猜猜看?”

“嗯……”菊心里掠过很多猜想,都不成型,只在一瞬。樱却已忍不住了,亮出一直藏在背后的薄薄信笺:“你的王先生!...

【赣闽】惊蛰

※被屏蔽了再发一遍吧。有阿鲤出没

“……好,那就这么定下了。”闽反复审视着合同里几个仍然让他在意的点,这才审慎地提笔签下同意。赣在长桌另一边看他,忍不住要笑。

“你笑什么?”闽把合同推给他,“协同发展,友好合作,高兴啊?”

“不是。”赣就不藏着掖着了,放肆地笑。“我只是觉得……你真是变得人模狗样的。”

“有你这样讲话的吗?”闽佯怒,作势要抽回合同。赣赶快按住,说:“别斤斤计较的,那我换个说法,我是看吾儿长成,心甚欣慰啊。”

更过分了好吗!平白被占便宜的闽怒视笑嘻嘻的挚友,拿钢笔敲敲合同:“那行,你不再加点补贴就别出这个会议室。”

“您对儿时玩伴都这么不讲情面,何况别人乎。呜呼哀哉,...

自生贺

祝我十八岁生日快乐。

茉莉

S

A&K


角色塑造问卷(后半)

16 浅沼水月

16 描写人物临终时的情景。

 

这一天终于来了。如我所想,是个好日子。还有比这样一个清朗明快的秋日清晨更适合去死的时候吗?我站在十字路口,眯起眼睛最后一次眺望远处道旁树上洒落的点点光影。

东京太繁华了。命运为什么不让我死在更安静点的地方呢?尽管无从得知我身后的事,但在这样的十字路口,这样的早高峰期,可想而知一场突如其来的事故会造成多大的麻烦。——哦,我该提醒一下管家的。我拿出手机,给他发了条短信。说,我今天要死啦,记得来收拾一下场面,赶快替我报警,还有,别让我上地方社会新闻。

 

我没有跟千景说,也没有和真理提起。姐姐早就知道了,特意...

角色塑造问卷(前半)

题目来源

http://186080wsq.lofter.com/post/31d640_c201af7

------

1-2铃木千夏


1 在300字以内,介绍一个原创人物的设定。(包括性格,外貌,特点,职业,生平等)


我对铃木千夏这个名字早有耳闻。这个少女情报贩子虽然不如西岛澄海那般如雷贯耳,但因为是浅沼水月的搭档——哎,大人物们提到她似乎都只有这个印象——也算是个有名的人物。听说她只有十八岁,我不免起了好奇心,佯说有委托见了她一面。她比想象中要平凡。黑发黑眼,穿着打扮看起来像个乖乖女。几句交谈之后,我发现她意外地从容不迫,多半是浅沼训练出来的吧。想...

【卢刘】不如活在北京路

卢瀚文讲话带一点南方口音,软软糯糯像清明前后刚捏好的艾草团子,沾染着岭南连绵无尽的雨水的潮气。刘小别怕是浸淫在王杰希响晴般的京片子里太久,乍一听这样的声音还有点惊异。少年有些沙哑的声音仿佛回南里软塌塌的纸张黏上他耳膜,让他从尚未填完的报告里抬起头来,看见一个要哭不哭的小鬼丧着一张脸来找他可亲可敬的王·大小眼·杰希老师。

王杰希搞生物,手底下两间组培研究室,窗边中种两棵毫不起眼的王不留行。饶是刘小别也想不到这人还精通算命看相(?),呆在学校里的时间一半分给绿油油蓝莹莹的生物书,一半分给心理活动室里五花八门乱七八糟的沙盘和画册。刘小别高中明明是他教的,三年了也不知道他...

2017总结

  • 虽然已经2018啦,但想想还是做一个总结吧。

  • 实在没得挑了,有啥放啥。

后三篇是在写的角色塑造问卷,很遗憾过了一年它还是没有写完……有机会的话会放上来的。

2017年对我来说并不是个好年景。不过zqsg的内容很难在这里说清楚了,鉴于我作业还没写完(……)有机会再讲吧。


  • 1月


“路灯看起来好像星星啊。”

澄海伸手在凝结一层水雾的窗上画了一道。守说:“雾太大了?”

“嗯。就像浮在空中闪闪发光呢。”澄海看了他的侧脸一会儿,在窗子上画下一个“まも”,“要不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等雨小一点再走吧。”

“嗯。”

夜雾沉沉。雨看起来一时半会儿是不...

一篇粤闽

没想到都7102年了我还会写粤闽,上一篇至少三年前了吧(。

瞎写。

粤也许是全家最香的人了*。 闽在他还没进门前就闻到那股子悠悠发散的沉香气味,抿了口茶等他进来。是谁说的来着?说得真没错,浑身上下黄金万贯的香气,每次随风而来的都是道学家们要大肆挞伐的铺张浪费纸醉金迷。

风铃轻动,沉香气更浓了。这和其他熏香袅袅、烟雾笼漫的烟花之地有何区别?闽自己不大喜欢安息沉水一类的浓烈气味,特地叫人别放香炉进来。不过粤似乎也不太钟情,也许只是因为最近接触得多而不得不沾染上一点罢?又或者其实根本没注意到?

粤就在他思虑之间掀开飘舞的水色帘子进来了,一身暗蓝色的长衫,镶隐隐的暗金色花饰。闽招手让...

1 / 2

© Nonsen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