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阿澜。
随缘更新,永远不知道下一篇会是什么。

荒原

——活下来了。

天旋地转。缠已经连自己有没有在呼吸都搞不清楚了。眼前一阵一阵发暗。血的气味。血。耳鸣。他心想,就算现在活下来了,也很快就会死掉吧。口干舌燥。灼烧。灼烧感。

他像火烧过后的荒原。


“你啊……满足了吗?”

西岛澄海抱着手俯视着倒在地上的缠,语气冰冷地说道。

“那,我现在可以管你的事了吗?”


听起来像生气了。缠心想,一起生活到现在,他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监护人。

——真想看看他现在的表情。

“如果说你是野狗的话,那家伙就是狂犬。少去招惹那种人。”

一直没有听到预料中的反驳,澄海似乎有些慌了。听见鞋底踏响水泥地面的声音,阴...

槐安夢

 

伊间陆怀疑自己疯了。

 

他竟然真的发短讯约了缠。就像他们说的那样,只要跟他说在通往饲养小屋的走廊里的自动售货机旁边见的话……他就会明白。

明白什么?

他到底想做什么?被复杂思绪缠绕的伊间只觉得烦躁不安,但他的脚步并没有因为内心的犹豫而放慢一丝一毫。他逆着放学后拥向校门的人流匆匆走过林木掩映的长长走廊,穿过嬉笑的人群和从摇曳的树影间洒下的阳光。伊间恍然觉得自己像要赴一场鸿门宴,趟一遍鬼门关。他要见的好像不是他的同班同学,而是招人入梦,带人寻死的……

 

缠站在那里。

 

有蝉声零星地响起来,已经是初夏了。薄薄的米色针织外套已经显得太...

处处吻

「一吻便杀一个人」/镜离


一之濑离在看到那两人的一刻赶紧收回迈出去的脚躲在了墙后。不会错——不会错的。是镜花小姐和那个藤原明里。不会错的。他们——他们在接吻,不会错的。

真是的——凭什么啊。

凭什么自己只是出来买晚餐用的食材都要遇到这种破事啊?离懊恼地狠狠跺脚,开始诅咒不知道正在哪里约会的哥哥千景。离太生气了,今天明明是轮到他做饭的!

生气归生气。

生气归生气,她还是很在意。所以一之濑离偷偷地、偷偷地探出了头,窥视站在小巷子里拥吻的两人。镜花小姐穿了一件不太像她风格的印着橙黄碎花的漂亮吊带裙,颜色浅淡的头发绑成了长长的麻花辫。藤原呢,一如既往地是一身黑色,直接去参加葬...

以斯帖记(2)

卡兹亚在一如既往的时点醒过来。日光透过重重的幕帷暗示一层朦胧的光,轻柔地唤醒他。正当他想要像往常那样起身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时,却发现自己被谁紧紧抓住了手臂。

卡兹亚试着挣脱,发现佩斯特几乎是以将死之人抓住浮水的孤木那样的力道抓着他的手,也就放弃了,只稍微坐起身子。他睡得很沉,似乎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于是卡兹亚转而开始思考迟到早宴的后果,嗯——首先,侍女会来叫他吧。 

他还没有想好怎么处理佩斯特的事,毕竟这么大个活人是不可能藏起来的。说不定在早宴上就会被哥哥揶揄,而父亲——他很难想象他会作何反应。毕竟以卡兹亚的年龄,明天就被安排婚事也不奇怪。

联姻……

如果能说服...

ALICE

1


“‘月下美人’这种称号……不觉得太过了吗?叫我昙花就好了。我和茉莉一样,是博士制造的AI。他喜欢花。”

我打从心里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她,但面对面如此称呼对方似乎确实有些不妥。初冬大楼顶层的风显得有些冷。我拢了拢风衣,看着昙花把长长的银发拢到肩膀一侧,用挂在手腕上的丝带系起来。这个动作真的——嗯,我觉得——真的很“人类”。如果不是埋在发丝间的印记隐隐闪烁着几乎与月光同色的光芒的话,我几乎要以为她是个爱开玩笑的人了。
“你的身份是……”

“茉莉叫我J。”

“好的,J。那么,你的任务结束了?”

“……对。矿山的开采已经提上日程了。相关的建筑也在建设中。对一个重生的工业城镇...

无关风月(1)

“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看到了熟悉的人。”

“……哦?”

蕾细腻纤长的茭白般的手指紧抓住蓝的手,像爬蛇缠上猎物,藤蔓绕上枝干。蓝抬头对上她的眼,只看见那微微泛红的眼睛里深渊似的笑意。

“我不会跑的。”

“哼……你的魂早跑到门外去了。”蕾拍掉他的手故作气恼,“说吧,看到谁了?”

“说了你也会惊讶的。是林家的少爷。”

“林家?……哦,他家不是刚刚被抄吗,听说翻出来不少好东西呢。”

“他家从明朝那会儿就开始当官了,虽然基本都是文职和闲职,但中间也出过几个高官。”蓝又讨好般地捉住她的手细细摩挲,“总归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有点家底的。”

“怎么,来逛窑子啊?是生性放荡不管死...

我,DD本D罢了

一个迟来的b50握手repo

一点之前就到了,不过开始之后足足在外面转圈转了二十分钟不敢进去,太怂辽(导致我平白排了很久陈倩楠,排了很久青钰雯)


第一个握的是小树,两张

小树跳舞太甜太元气了11111我昨天在b区,正好是她在的位置,看了一眼整首歌目光就不能离开树

所以跟她表达了一下对她的喜爱,也说了喜欢她是因为鲸,然后我们就讨论了一下鲸和遗忘诗行

小树笑起来真的很甜很可爱了!


握完树壮壮胆去握首推瑞子了,非常4+1

总之上来先夸她昨天跳得好帅,发言稿也背得很好

我:新打歌服好看,很适合你

瑞:你喜欢我们这个矮子款啊,可是我觉得她们高个的衣服比较好看诶,我这个穿着好像蝴蝶


问了我是不是新饭,是不是看三角函数入坑的

我...

?????我怎么发个握手会repo都能被屏蔽,连芭都不让骂了吗

我看简介的时候看了一眼票房 怎么能这么惨 请大家都看看养家之人

以下应该可能有轻微剧透,但总之先说结论吧:不管你是谁,只要你看了《养家之人》,我们就是朋友。


我是个不怎么爱看电影所以也很少看电影的人。上周趁着考完试的间隙去看了某部大家都知道的毁在营销上的文艺片,这周趁着还没追星去看了部动画。看之前我扫了两眼简介,大概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我没想到电影还没放过二十分钟我就开始哭,这个哭还基本贯穿了一部电影的时间,让我头壳疼了一路,走出商场觉得广州难得的晴朗天气是如此寡淡,温暖的冬日阳光也难以提起我的情绪,甜蜜的凤凰奶糊和糖不甩也没把我救起来。

所以我在这打字呢,有些话总要说出来才能被排解,而也有些话是怎么说也无法被排解的。...


1 / 3

© Nonsen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