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阿澜。
谢谢喜欢。
大约是死了。偶尔活一下,我加油。
子博客pw是澄海守小写罗马音8位。

2016年终总结

惯例。

今年太咸鱼了算一算只有去年的三分之一。嗨呀。

今年入了松ES塞纳河三个坑。松oso中心混乱邪恶。ES岚我、泉岚。河是陆婷推。

虽然有很多脑洞但最终0同人产出。都是原创。感觉今年开了挺多车的(……)


  • 1月


流水般的钢琴声跳动为吉他铺垫出大都会的夜幕,国府方守拨动琴弦跟进黑发女子陈设的喧嚣东京,张口为马戏团的来临做出宣告。会场一下子被他少见的低音点燃,荧光棒舞动间亮出不同的色彩,蔓延开来的光的海。在烟雾般的暗沉的灯光之下,那弹奏吉他的手指在勾动琴弦的同时撩动他的心,心绪变得摇曳不定。夜晚里马戏团徐徐前进,贝斯领起幕布之下骚动的动物园...

  • 顺便发一下。

  • 强行除草。

  • 以前的60分。

  • OOC。

  • 不知道在写什么。


“说到秋天就是——?”

“嗯……烤红薯?”秋夜里蒸腾起的白气浮现在与谢野晶子脑海里,她转头顺口如此回答道。看看眼前人悠哉游哉的脸晶子突然笑出来。江户川乱步蹲在乱叶堆前眼巴巴地等着红薯烤好的样子似乎也很容易想象。不知道超推理能不能描绘出她眼前的画面,乱步“欸”了一声继续说道:“果然吧?!那为什么不吃烤红薯?”

“因为我想吃秋刀鱼啊。”反对无效问答无用。与谢野晶子不理会江户川乱步接下来的一串抱怨,向着居酒屋大步走去。欸那我还想吃红薯呢!去吃嘛所以说红薯又甜又香多好啊为什么不去吃呀!...

年终总结

2015总结

·各种拖延 各种没写完  大半年不知道在干嘛 假装有写 还是没能成功填满十二个月

·怀疑有些东西只有机会在这里出现

·怀疑lof会变成只扔总结的地方


  • January

·计数器


“哎呀哎呀,真是伤脑筋呢。”

缠动作轻巧地在和也额上蜻蜓点水般地吻了一下,随后若无其事地跳下来,一边将皮带恢复原样一边走到沙发对面的电视前,蹲下身子掀起电视柜旁的地板。


“喏,请赶快逃走吧。毕竟,您不会希望被抓到,...

Sora

“星熊桑……?” 


射命丸文一时有些难以理解眼前的情况。


“哟。天狗。”金发的鬼王自在地笑了起来。还是她一如往常的打扮,身上的霸气也和文数百年前所熟稔的别无二致……不,也许有所收敛也不一定。

文很快抛去刚刚见到星熊勇仪时的措手不及,微笑着说:“真的是您?不是那只狸猫么?”

“嗯?啊啊,之前武斗会里的那只是吧。”勇仪撩起长发做出要开打的架势,“你觉得呢?”

“当然,只是说着玩的罢了。”文和勇仪一并笑起来。二岩猯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模仿出眼前这只鬼身上的某种“气息”。“不过,看到您到地上来还真是少见呢……”

“喏,博丽神社不是有酒喝么?”

“啊...

2014退化录

January


·你在发光啊—光30题


“……呐,梅莉,你在发光呢。”

玛艾露贝莉·赫恩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宇佐见莲子正站在她身后。她站在停驻下来的闪闪发光的车河之前,双眼被车河也被远山上鲜红的灯光映亮,面容因而显得有些模糊。

“突然地在说什么呢?”

“因为啊——被光映亮着嘛——梅莉。”宇佐见莲子微笑起来,露出似乎自己也不知道在说什么似的笑容断断续续地说道。“感觉上——幻想风味十足呢——”

梅莉没来由地笑起来。莲子很少说这样没头没脑而又毫无逻辑的话,似乎只是单纯的感叹。作为被感叹的对象自己应该说什么好呢。梅莉也没什么想法,...

Orange/色白系列

芙洛佩达心动不已。

灯火之国的公主——终于摆脱了加在“公主”这一身份上的层层枷锁。虽然只是有限期的出逃,但芙洛佩达仍旧心动不已。

皮鞋敲打台阶的声音在狭窄阴暗的楼梯间格外响亮。被繁琐的礼节囚禁在高塔最顶层的公主向着高塔的最底部奔跑而去,为的只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地牢里究竟会是怎样的景象?

光是想想芙洛佩达的心就要跳出来了。

楼道两侧悬挂着的灯火悠悠地长明着,为芙洛佩达照亮向下的路。她有点呼吸困难,但精神上的兴奋盖过了身体上的不适。

终于,越来越接近了——随着时钟倒转,地牢也越来越近。芙洛佩达停下脚步,提起裙子小心翼翼地走着。

一下,两下,三下。

嗒,嗒,嗒。

哒哒哒哒。...

黑/色白系列

“嗨,卡夫卡。”

我略略牵动脸颊,想着应该露出笑容打招呼才符合礼仪规范——但似乎失败了。

理所当然的,那只乌鸦没有回话。停在高处树枝上的不祥鸟类用它玻璃珠般的赤红双瞳注视着我。漆黑的皮毛宛若要溶入周遭环境似的,如果不是那双眼瞳,我几乎无法辨认出它的轮廓。我本能地移开目光避免和它对上眼,打量着我所在的地方。

但被那道视线注视的感觉反而愈加明显。

了无生气的枯树从漆黑的水里生长出来。乌鸦就停驻在这株千百年前就已经死去了的枯树上。我四处看看,一片黑色。天空与地面彼此镜像。似乎除了我、卡夫卡与那棵枯树以外,再无他物。几近绝对的完全寂静。

脚下亦是水面……我没有穿鞋子。尽管有水包覆着脚底的感觉...

© Nonsens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