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nsense.

阿澜。
谢谢喜欢。
搞原创的。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会写同人。

一篇粤闽

  • 没想到都7102年了我还会写粤闽,上一篇至少三年前了吧(。

  • 瞎写。


粤也许是全家最香的人了*。 闽在他还没进门前就闻到那股子悠悠发散的沉香气味,抿了口茶等他进来。是谁说的来着?说得真没错,浑身上下黄金万贯的香气,每次随风而来的都是道学家们要大肆挞伐的铺张浪费纸醉金迷。

风铃轻动,沉香气更浓了。这和其他熏香袅袅、烟雾笼漫的烟花之地有何区别?闽自己不大喜欢安息沉水一类的浓烈气味,特地叫人别放香炉进来。不过粤似乎也不太钟情,也许只是因为最近接触得多而不得不沾染上一点罢?又或者其实根本没注意到?

粤就在他思虑之间掀开飘舞的水色帘子进来了,一身暗蓝色的长衫,镶隐隐的暗金...

解封了!
深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 顺便发一下。

  • 强行除草。

  • 以前的60分。

  • OOC。

  • 不知道在写什么。


“说到秋天就是——?”

“嗯……烤红薯?”秋夜里蒸腾起的白气浮现在与谢野晶子脑海里,她转头顺口如此回答道。看看眼前人悠哉游哉的脸晶子突然笑出来。江户川乱步蹲在乱叶堆前眼巴巴地等着红薯烤好的样子似乎也很容易想象。不知道超推理能不能描绘出她眼前的画面,乱步“欸”了一声继续说道:“果然吧?!那为什么不吃烤红薯?”

“因为我想吃秋刀鱼啊。”反对无效问答无用。与谢野晶子不理会江户川乱步接下来的一串抱怨,向着居酒屋大步走去。欸那我还想吃红薯呢!去吃嘛所以说红薯又甜又香多好啊为什么不去吃呀!...

Sora

“星熊桑……?” 


射命丸文一时有些难以理解眼前的情况。


“哟。天狗。”金发的鬼王自在地笑了起来。还是她一如往常的打扮,身上的霸气也和文数百年前所熟稔的别无二致……不,也许有所收敛也不一定。

文很快抛去刚刚见到星熊勇仪时的措手不及,微笑着说:“真的是您?不是那只狸猫么?”

“嗯?啊啊,之前武斗会里的那只是吧。”勇仪撩起长发做出要开打的架势,“你觉得呢?”

“当然,只是说着玩的罢了。”文和勇仪一并笑起来。二岩猯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模仿出眼前这只鬼身上的某种“气息”。“不过,看到您到地上来还真是少见呢……”

“喏,博丽神社不是有酒喝么?”

“啊...

© Nonsense. | Powered by LOFTER